冯果果Stop

Malacca 🤓

一叶知秋,那么很多叶子呢…

活到这个岁数了,突然发现自己除了会写点文字,逗个闷子,做个有趣的傻子之外什么都不会了(请问我单押*3了吗)。
我妈昨天下午给我打电话,苦口婆心的花了15分钟的时间用我弟没面试上人事局这件例子,告诉我现在社会想找个正经工作,如果不使用“偷鸡摸狗”的法子有多难。导致我焦虑到现在这个点了还是睡不着。
船到桥头自然直,还早着慌什么?我tmd下个月都25了,尤其是前一阵挂个蚊帐挂的我腰被扭伤后,我还能乐呵的每天当撞和尚的钟吗(到底谁撞谁我也是晕了)?
我导师说我想的真多,咋不想去哪养老呢?我随即脱口而出:高级养老院啊!
我导师说我不适合在体制内工作,我这形象面试都难,我想想吧也是,毕竟我这德行咳咳…
我最近在跟我妈做了最后的求证,求证我毕业后能不能啃老?哦对了,她到现在没搭理我…